公益心理热线010-64771839
广告
心闻 | 复杂性哀伤的正念调节

关键词:

来源:心之爱

发布时间:2021-09-17

戴安娜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她的父亲自杀了,她的母亲也抑郁了。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学业中,最后她以优异的成绩研究生毕业,接着嫁给了她的研究生同学。她从事一些兼职的工作,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抚养孩子、支持丈夫的事业上。而当她们结婚15年后,她的丈夫提出了离婚,并告诉她,他已经爱上了另一个女人。

心闻 | 复杂性哀伤的正念调节

戴安娜的生活彻底崩溃了,这件事情再加上小时候父亲自杀的事情交织在一起,制造了不小的余波。

在治疗中,她到自己被一个巨大的自我批评和自我怀疑的旋涡所控制着,她每天都在非常努力地让自己被看见、被听见、被欣赏。她觉得,如果她真的足够好,她的父亲也不可能离开。她觉得她对婚姻关系的结束是有责任的,她总是反思过去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,或者就是想象将来自己将会孤身一人,一想到此,她就会感到非常恐惧。

她说自己的身体已经跟头脑分离了,感觉如同行尸走肉。

心闻 | 复杂性哀伤的正念调节

首先,我们介绍给戴安娜的正念方法是身体扫描。

总体上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后,我邀请戴安娜以一个舒服且上身直立的姿势皇好,闭上眼睛,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身体的感觉上。

开始的几分钟,我只是邀请戴安娜关注自己坐在房间里的感觉、脚放在地毯上的感觉,感受椅子对自己的支撑,以及所有周围环境中的声音。

心闻 | 复杂性哀伤的正念调节

然后,我邀请戴安娜把注意力放在她的呼吸上,不要试图去改变呼吸本来的节奏,而只是去关注它。如果她分心了,或者发现自己正在想过去或者将来的事情,她只需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分心,然后重新将自己的注意力温和地放回到当对呼吸的关注上。

通过短暂地对呼吸的觉察训练平静身心之后,我指导戴安娜进行身体扫描,然后在没有指导语的情况下让她自己引导自己,从自己的脚趾一直扫描到头部。她报告说感到自己的头脑好像被钳子夹住了,她好像和自己的身体失联了。

随着训练的增加,戴安娜能够说出更多的身体感受,以及潜在的情绪,这些练习能够帮助戴安娜充分地整合丧失相关的经验,给她提供了很多新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方式,不需要与自己的感受隔离,不论好的感受、中性的感受,还是糟糕的感受。

练习了一段时间的身体扫描和呼吸冥想之后,戴安娜也开始去尝试一些其他的正念练习,比如通过自己的感觉器官去觉察周围的环境,当发现自己又在反思一些事情,或者分心的时候就练习正念行走。

她重新开始了她的艺术工作,带着在正念中学习到的体会进行艺术创作,而不是带着分析的头脑,设定一个固定的成功目标去从事艺术创作。正念的方式让她新找回了艺术创作的乐趣。

此外,这些作品也变成了她在治疗和生活中经验的隐喻性表达。

心闻 | 复杂性哀伤的正念调节

目前,戴安娜正在进行一个系列的创作,取名为“走出碎石堆”。她用一些天然有色的碎鹅卵石构建了一个三维空间,用她自己的话说,这个作品本来就在她心中,是她与生俱来的,因而这个作品是自然浮现出来的。

很不同寻常的是,戴安娜开始邀请不同的朋友来到她的工作室看她的艺术作品,在过去她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,因为她害怕别人批评她。

就像她的艺术作品一样,戴安娜允许她自己被人看见,她愿意从过去的碎石堆里走出来,对这些破碎的石头进行工作,让它们重新拼凑在一起,被自己和他人欣赏。



摘自:《哀伤治疗:陪伴丧亲者走过幽谷之路》

作者:罗伯特·内米耶尔

翻译:王建平 何丽 闫煜蕾 等

审校:张宁